聂政刺韩王

  • A+
所属分类:名人小故事
聂政(?—公元前397年),战国时侠客,韩国轵(今河南济源东南)人,以任侠著称,为春秋战国四大刺客之一。

聂政是魏国轵城深井村人.他出身贫寒,又自幼丧父,没钱读书便入了黑道,平日里常和一帮年轻人比剑打斗.凭着不凡的剑术和打起架来不要命的狠劲,聂政在当地的帮会里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

但一时的冲动往往给人带来灾难性后果.有一次,聂政在斗殴中失手错杀了人.为了躲避仇家,他只能带着母亲和姐姐逃到了齐国.离乡背井漂泊在外,一家人生活过得非常艰难.

经此挫折,聂政反而收敛了脾气,再不与人争强斗狠,变得沉稳内敛.后来经人介绍,他干起了杀狗的行当.虽然是下贱的职业,但能靠自己的力气挣一口饭吃,和母亲/姐姐相依为命,聂政就心满意足了.

数年之后,聂政一家平静的生活却被千里之外的一场权力斗争打破了.

当时,韩国大夫严遂(字仲子)和韩国的相国韩傀(字侠累)因为争夺权力撕破了脸皮,在朝堂上先是互喷垃圾话,继而不顾体面大打出手.韩傀是国君韩烈侯(?——前387年)的叔父,势力更大,严遂斗不过他,被迫逃离了韩国.

出逃之后,严遂忍不下这口恶气,就周游各国,想找一个好身手的刺客替他刺杀韩傀.到了齐国,严遂打听到有一个高手聂政隐居在市集之中,他就亲自登门拜访.

聂政一开始并不想为人卖命,严遂几次上门都被他婉拒了.严遂却并不死心,他探听到聂政母亲的生日到了,就摆了一桌酒席为老太太贺寿.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严遂走到聂母面前,说晚辈有一份薄礼献上.说完便命人抬上一只装满黄金的箱子.聂政觉得这份礼太重了,坚决予以拒绝,严遂却执意要送.

“我听说你是一个重义气的豪杰,送这点钱给你,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严遂凑到聂政耳边悄声道,“我有一个大仇人,是韩相韩傀.我毕生所愿就是杀了他报仇.只要你能为我……”

聂政打断严遂的话,冷静地回答道:“母亲还在世时,我要留着命侍奉她,不能冒着杀身的危险为别人做事.”

最后,聂政也没有收下严遂赠送的巨款.但严遂毕竟有些涵养,没有因此和聂政翻脸,而是等到寿宴结束,恭恭敬敬地告辞离去.

时间过去了一年多,严遂虽然急于买凶杀人,但由于刺杀难度太大,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人.这个时候,聂政的母亲因病去世了.将母亲安葬,服丧期满以后,再无牵挂的聂政决定去为严遂效命.启程前,聂政写了篇日记袒露心迹:“我聂政是市井里操刀杀狗的屠夫,而严遂是诸侯的大夫.他却不远千里,委屈身份来和我结交,还献上百金为我母亲祝寿,我虽然没有收他的钱,但这事说明他是了解我/赏识我的人.我起初没有答应他,只是因为老母在世;现在母亲享尽天年,是我聂政为知己出力的时候了.”

找到严遂,聂政开门见山地说:“上次您说要报仇的事办完了吗?没有的话就让我来做吧!”严遂大喜过望,忙对聂政说:“我的仇人韩傀官高权重,又是国君的亲戚,守卫工作非常严密.我愿多派些壮士和您一起去,到时可以为您帮把手.”

聂政却摇摇头说:“人一多容易走漏消息,要是传出去是您指使我们杀人的,韩侯事后一定不会放过您.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于是,聂政单人独剑,赶赴韩国行刺.来到韩傀的相府外时,韩傀正在大厅上喝酒.从相府门口到厅堂外,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守卫.

历来刺客行刺,最困难的就是接近行刺对象.专诸献鱼/荆轲献图/豫让打埋伏,要离无间道,都是为了尽可能接近目标,一击必中.只有聂政不然,他的办法直接而凶猛:那就是挺剑直入,挡我者死.

“喂,你哪里来的?”守卫刚要上前盘问,聂政已经一阵风似的冲开他们的阻挡,冲上阶梯,冲进厅堂,一剑之下,韩傀已然了结.

相府的守卫这才反应过来,乱哄哄地一拥而上,要围杀聂政.压抑已久的热血在聂政身上沸腾了,他大呼迎战,左冲右突,以一敌众,竟击杀数十人.

但后来守卫越聚越多,聂政本就抱有必死之心,见杀的人够本了,就倒转宝剑,先毁容,再自尽.<史记>中用了“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十三个字描述了这惨烈的场景.

事后,韩烈侯为了查出刺杀韩傀的幕后凶手,下令将聂政暴尸于市,悬赏说只要谁认出这个杀手,就可得千金.但聂政本不是韩国人,又毁容毁得那么彻底,过了很久也没人认出来.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聂政的姓名与身世可能就此湮没无闻.但是刚烈果敢/能舍生取义的聂政有一位同样刚烈而有情义的姐姐聂嫈.得知韩相被刺之事,聂嫈猜到了刺客就是自己的弟弟.于是聂嫈千里认尸,冒着被杀的危险,在韩国市集上抚尸痛哭,向来往行人为聂政扬名:“他就是我的弟弟聂政啊!”

聂嫈哭尸与聂政舍身刺韩傀,就此同留青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