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庄王绝缨

  • A+
所属分类:名人小故事
楚庄王绝缨》是选自《说苑》的一篇遗闻轶事。《新苑》按各类记述春秋战国至汉代的遗闻轶事,每类之前列总说,事后加按语。其中以记述诸子言行为主,不少篇章中有关于治国安民、家国兴亡的哲理格言。主要体现了儒家的哲学思想、政治理想以及伦理观念。按类编辑了先秦至西汉的一些历史故事和传说,并夹有作者的议论,借题发挥儒家的政治思想和道德观念,带有一定的哲理性。
楚庄王绝缨

楚庄王绝缨

楚庄王虽然是一代霸主,但他也有骄纵/奢靡的一面.比方说,庄王有一匹名驹,他对这匹马极其喜爱,在衣食住行各个方面给予它最高级的待遇:第一,给这匹马穿上华美的绣花衣服;第二,让人把它搬出马厩,养到宽敞堂皇的屋子里;第三,尽管马大多数时候都是站着睡觉的,庄王还是为它准备了一张松软的大床,希望它有时可以在上面躺着打个盹;第四,每顿都用蜜枣干来喂马.

说老实话,穿漂亮衣服睡大床之类的优待,马儿实在享受不来,但蜜枣干确实要比干草好吃.于是,这匹马整日吃个不停,由于吃得太多太好,又缺乏运动,终于得了肥胖病死掉了.

马死以后,楚庄王心疼得不得了,要求群臣成立治丧委员会,把马的葬礼按照大夫葬礼的规格来办理.

消息传出,舆论一片哗然,楚王的左右近臣都劝他不要这样做.但楚庄王吃了秤砣铁了心,颁布命令:"再有敢反对葬马这事的人,杀!"

艺人孟得知此事,上殿求见楚王.一进殿门,艺人孟就仰面大哭,楚庄王吓了一跳,问他是怎么回事.

艺人孟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听说大王的爱马病故,我十分悲痛.而且我真为大王和您的马感到不平."

"哦?"楚庄王以为遇到了知音,忙问道,"你因为什么觉得不平呢?"

"我们楚国是堂堂大国,地大物博,有什么事情办不到?这匹马是大王您的心肝宝贝,如今它去了,您却只用大夫的规格来安葬它,实在太简朴太不合适了!"艺人孟痛心疾首地说,"就这样,居然还有一帮家伙反对大王,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吗?要是照我说,大王您就应该用人君的礼仪来给马办丧事."

楚庄王急迫地追问:"你说,人君的葬礼应该怎么办?"

艺人孟回答说:"我建议,用刻有花纹的美玉给马做棺材,用优质的梓木给它做套材,用枫/樟等名贵木材做护棺的木块,派士兵去给它挖一个大大的墓穴,让老人儿童都来帮着抬土筑坟;再通知各国派人来参加葬礼,出殡的时候,让齐国/赵国的使臣在前面陪祭,韩国/魏国的使臣在后面护卫.为它建立祠庙,用牛羊猪祭祀,再封万户大邑来供奉它.到时候,诸侯们听说这件事,就都知道大王您轻贱人而看重马了."

"贱人而重马"这样的名声楚庄王可担不起,他只好低头认错:"寡人的过错竟到了这种地步吗?那要怎么弥补呢?"

"请大王按照埋葬牲畜的办法来葬它.用大铜锅和土灶做它的棺材,用姜/枣来调味,用香料来解腥,用稻米做祭品,用火光做衣服."艺人孟拍拍肚子,继续说,"最后,把它安葬在人的肚腹/肠胃里."

"就照你说的办吧."楚庄王没有办法,只好派人把死马送到御膳房,并让厨师把它赶快处理掉,以免天下人再议论/传扬此事.

几百年后,秦始皇一统六国.这时,在秦国宫廷里也出了一个善于讽谏,名叫旃的艺人.为了便于记读,我们也称他为艺人旃.艺人旃个子非常矮小,最擅长的就是说笑话,编段子.

有一次,秦始皇打算扩建猎场,把东至函谷关,西到雍县和陈仓的广阔土地都划入他射猎的区域.大臣们就算有心劝谏也不敢开口.但艺人旃却马上就此编了一个段子:"皇上做得对.扩建猎场后,可以在里面多养些禽兽,万一有贼寇从东面来犯,我们只要派出猎场中的麋鹿,就能用角把他们给撞回去了."秦始皇听了这话,就放弃了扩建猎场的计划.

后来秦二世嬴胡亥即位,又想用漆把城墙涂饰一新,以彰显新君即位的喜庆气氛-这一惯荒唐胡闹的秦二世要是生在当今,也许真能干出来"万里长城贴瓷砖,喜马拉雅山修电梯"的事-艺人旃的段子紧跟着也就更新了:"好啊.就算皇上不讲,我本来也要建议这样做的.漆城墙虽然有一点点劳民伤财,可是漆好之后真漂亮呀!而且除了美观,漆城墙还有更现实的好处:把城墙涂得光滑溜溜的,敌寇来了就爬不上来.要想做成这件事,涂漆倒是容易的,但难办的是上哪儿找一所大房子,把漆过的城墙搁进去阴干呢?"连昏聩无能的秦二世听了这个笑话也不由得大笑了一场,取消了漆墙计划.

其实,艺人孟和艺人旃的滑稽言行,只是他们针砭时事的方式.真正荒唐滑稽/可笑可鄙的,恰恰是楚庄王和秦二世干出的"以大夫之礼葬马""漆饰城墙"这样的糊涂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