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豹治邺

  • A+
所属分类:睡前故事
两千多年前,西门豹管理邺(今河南安阳市北,河北临漳县西)那个地方时,通过调查,了解到那里的官绅和巫婆勾结在一起危害百姓,便设计破除迷信,并大力兴修水利,使邺地重又繁荣起来。

原文

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豹往到邺,会长老,问之民所疾苦。长老曰:“苦为河伯娶妇,以故渐贫。”豹问其故,对曰:“邺三老、廷掾常岁赋敛百姓,收取其钱得数百万,用其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与祝巫共分其余钱持归。当其时,巫行视小家女好者,云‘是当为河伯妇。’即娉取。洗沐之,为治新缯绮縠衣,闲居斋戒;为治斋宫河上,张缇绛帷,女居其中,为具牛酒饭食,行十余日。共粉饰之,如嫁女床席,令女居其上,浮之河中。始浮,行数十里乃没。其人家有好女者,恐大巫祝为河伯取之,以故多持女远逃亡。以故城中益空无人,又困贫,所从来久远矣。民人俗语曰:‘即不为河伯娶妇,水来漂没,溺其人民’云。”西门豹曰:“至为河伯娶妇时,愿三老、巫祝、父老送女河上,幸来告语之,吾亦往送女。”皆曰:“诺。”
至其时,西门豹往会之河上。三老、官属、豪长者、里父老皆会,以人民往观之者三二千人。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从弟子女十人所,皆衣缯单衣,立大巫后。西门豹曰:“呼河伯妇来,视其好丑。”即将女出帷中,来至前。豹视之,顾谓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得更求好女,后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中。有顷,曰:“巫妪何久也?弟子趣之?”复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顷,曰:“弟子何久也?复使一人趣之!”复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西门豹簪笔磬折,向河立待良久。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西门豹曰:“巫妪、三老不来还,奈之何?”欲复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门豹曰:“诺,且留待之须臾。”须臾,豹曰:“廷掾起矣,状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罢去归矣。”邺吏民大惊恐,从是以后,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
西门豹即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田皆溉。当其时,民治渠少烦苦,不欲也。豹曰:“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言。”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给足富。十二渠经绝驰道,到汉之立,而长吏以为十二渠桥绝驰道相比近不可欲合渠水且至驰道合三渠为一桥邺民人父老不肯听长吏以为西门君所为也贤君之法式不可更也。长吏终听置之。故西门豹为邺令,名闻天下,泽流后世,无绝已时,几可谓非贤大夫哉!

 

翻译

西门豹知道,国君派他去邺县是啃硬骨头,收拾烂摊子的.因此刚一上任,西门豹没有到县城赴接风宴,而是立刻下基层走访,以了解百姓疾苦.

在田间地头,西门豹和当地的几位老农交谈起来.西门豹问道:“老人家,我看你们这里田地荒芜,人烟稀少,为什么会困苦成这样呢?”

“唉,天灾人祸啊!”几位老人哀叹道.

“天灾应该指的是漳水经常泛滥吧.”西门豹又问,“那么人祸呢?”

“人祸就是给河神娶媳妇.这事可把我们给折磨惨了.”老人们说起这个话题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们说,必须每年给漳水里的河神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不然的话,河神生了气,就要发一场大洪水,把田地全淹了,把老百姓全淹死.”

“他们是谁?”西门豹接着问.

“就是县里,乡里那些当官的.他们每年都要拿这个理由讹我们邺地老百姓的钱.收起来的钱总共得有几百万吧,他们就用其中的二三十万来给河神娶媳妇,其他的钱就被他们和那些管占卜祭祀的巫祝分了.”

“每次送给河神的姑娘从哪儿来?”西门豹接着问.

“哪家有年轻的女孩子,大巫祝就会带人去哪家选.有钱的人家给他们塞个大红包就过去了,没钱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自己的女儿拉走.然后,这帮人会在河边盖一间临时居住的棚子,让女孩浑身洗得干干净净的,换上崭新的绸缎衣裳,住在里面说是静心斋戒.到了河神娶媳妇那天,他们会把一块苇席装点得像新房里的床帐枕席一样,让这女孩坐在上面,放到河中顺水漂去.一开始苇席还是浮着的,漂流十数里后就连女孩儿一起沉下去了.他们说,这就代表河神收下这个媳妇了.”

“凡是有女孩儿的人家,都害怕大巫祝替河神娶他们的女儿,差不多都逃到外地去了.所以邺地的人口越来越少,地方越来越穷.”

西门豹一听就明白了,所谓河神娶媳妇,纯粹是地方官吏勾结巫祝,为了搜刮财物,祸害百姓编出来的鬼话.本来,西门豹当即就要惩办相关责任人,但转念一想,这股歪风由来已久,一定有很多被愚弄的百姓对河神的存在深信不疑,如果直接下令取缔,一旦有人借机煽风点火,很可能引发民变.

于是,西门豹决定将计就计,把当地的恶势力一举清除.

“下一次给河神娶媳妇的时候,要搞得盛大隆重一些.通知县里,乡里的官吏,大巫祝和他的徒弟,还有豪绅和父老乡亲,让他们全都到漳水边来送新娘.”西门豹对手下吩咐道,“当然,到时候我也会去凑凑热闹.”

很快,河神娶媳妇的日子到了.西门豹带着卫士来到漳水边,放眼一看,邺地的官吏,巫祝,豪绅全都到齐了,连同来看热闹的老百姓,足足有两三千人.

“大巫祝是哪一位?”西门豹问.

“大人,老身就是.”本地的大巫祝是个七十多岁,满脸褶子的老巫婆.她的后面还跟着十多个女弟子,都穿着绸子单衣,打扮得花枝招展,妖里妖气.

西门豹强忍厌憎,对老巫婆说:“把新娘叫来,让我看看她美不美.”

老巫婆便让她的徒弟把新娘从帐子里扶出来,引到西门豹面前.西门豹看了看,回头对众人说:“这个女孩儿不行.你们看,她就知道哭哭啼啼的,一脸的晦气相,河神见到这样丑的新娘一定会生气的.”

“我看这样吧,就烦劳大巫祝老人家去报告河神,说我们要选一个更漂亮的女孩儿,过两天再给他送去.”西门豹说完,打个眼色,马上就有两个卫士把巫婆抱起来,远远地扔到漳水中去了.

巫婆在急流里扑腾了几下就沉了下去.西门豹望着水面,装模作样地等了一会儿,说:“巫婆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让她的徒弟去催一下.”卫士们毫不犹豫抓过一个巫女,也扔到水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西门豹又说:“徒弟怎么也这么慢?再派一个人去催.”就这样,卫士一连把三个巫女扔进了漳水.

“巫婆和她的弟子都是女人,说话啰唆,讲不清楚事情.”西门豹满脸不耐烦地说,“还是麻烦几位乡长入水去禀告河神吧.”

“扑通”“扑通”,几个乡长也像饺子下锅一样被扔进了漳水.

这一次,西门豹弯着腰看着河水,若有所思地等了很久.旁边的那些官吏,豪绅都吓傻了,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已经尿裤子了.

终于,西门豹回过头来,看着他们说:“巫婆,乡长都不回来,怎么办呢?要不要你们再派几个人去催催?”

官吏/豪绅们听了全部跪下来磕头求饶,很多人的头都磕破了,血流了一地.这些人一贯作威作福,横行乡里,但这一回被西门豹下狠手整治,却是真的害怕极了.

西门豹说:“好吧,那就再等一会儿.”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起来吧.看样子是河神好客,把他们都留下了.今天你们就先回去吧.”

官绅们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腿肚子抽筋,互相搀扶着哆哆嗦嗦地走了.从此以后,邺地再也没人敢说给河神娶媳妇的事了.

解决人祸以后,西门豹又动员百姓开凿河渠,使泛滥的漳水有了顺畅的出路,并利用漳水浇灌民田,将水害变为水利.百姓因此富裕起来,西门豹的贤名也传遍天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