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关大捷真相

  • A+
所属分类:睡前故事
平型关大捷(又称平型关战斗、平型关伏击战),是指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在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平型关附近,为了配合第二战区的友军作战,阻挡日军攻势,由115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指挥,充分发挥近战和山地战的特长,首次集中较大兵力对日军进行的一次成功伏击战,八路军在平型关取得首战大捷。

该战是八路军115师师长林彪率领所部,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临危出征,与日本号称“钢军”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及辎重车队浴血死拼取得的首战胜利,有力配合了阎锡山负责的第二战区正面战场的防御作战,迟滞了日军的战略进攻,打乱了敌人沿平绥铁路右翼迂回华北的计划,是八路军出师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

腰站阻击战

杨成武的独立团作为先头部队,于1937年9月22日到达了晋东北灵丘县的上寨镇,9月23日杨成武将侦察到的情况报告了师部,并判断日军第二十一旅团有可能进犯平型关。此时,平型关战斗的方案开始在林彪的心中酝酿着,在林彪的方案中,独立团是一颗重要的棋子,很快,杨成武就接到了林彪的命令,独立团向日军进攻的方向前进,放过其先头第二十一旅团,阻击敌人后续部队,截断(腰站至驿马岭地区)涞源与灵丘之间前来增援的日军,确保师主力在平型关地区歼灭日军第二十一旅团。[15]

腰站位于涞源以西大约二十公里处,是涞(源)灵(丘)公路上一个小村,在山谷之中,四面是光秃秃的高山。从腰站沿公路东去就是驿马岭,翻过驿马岭,就是河北地境。驿马岭山上有一隘口,涞灵公路即从该隘口穿过。要从涞源向平型关进发和增援,驿马岭上的隘口是必经之地。

24日清晨,杨成武即率独立团以急行军速度向腰站前进,于中午抵达阵地,一口气未喘匀,前哨阵地已与灵丘方向开来的日军先头小股部队接触,双方展开交火,独立团小有斩获。[15]

独立团24日下午赶到山下白羊铺时,日军第9旅团第11联队的主力已经占领了腰站(驿马岭)山顶的隘口。25日凌晨,涞源城又开来了日军的一个联队。独立团面对的,是兵力超

战斗打响

过自身数倍的敌人。[16]

又是一场硬碰硬的较量,独立团1营兵分三路:1连负责正面阻击,2连从右翼袭取隘口,3连迂回至南面更高些的山峰,用火力压制隘口上的日军。[16]

曾保堂,时任115师独立团1营营长,担负阻击援敌任务。其时,驻涞源的日军第5师团第9旅团其中的1个联队正向灵丘方向移动,其先头部队已占领驿马岭隘口,一部向腰站方向搜索前进。(当日军一部)接近腰站阵地时,负责在此阻击的曾保堂举起驳壳枪,打响了平型关战斗的第一枪。瞬时,机枪、步枪、手榴弹响成一片。[17]战士喊着“冲啊’‘、“杀”“杀’”和鬼子开始了白刃战。一个战士倒下去,又一个战士冲上去。激烈的战斗中,独立团1营教导员张文松(身先士卒,击敌侧背,不幸中弹牺牲)、1连连长张德仁(在捅杀数名鬼子后身负重伤,以最后之力抱住一名鬼子滚下山崖)、2连1排“麻排长”先后壮烈牺牲。1营1连和3连减员过半,有的班排全部阵亡,牺牲人员的遗体上,不少是身中数弹。在独立团将士的全力阻击下,日军在腰站(驿马岭地区)留下了300多具尸体。[16]

25日下午4时,接到师部发来打援任务胜利完成的电报后,独立团预备队和1营1个连又立刻插向敌人侧后方投入战斗,鬼子夺路逃向涞源城,独立团乘胜追击了50多里,光复了涞源[16]。据中共历史网《平型关战斗中的“三羊(杨)开泰”》一文写道:面对八路军之勇猛顽强,日军为之胆寒,一时裹足不前,只是作消极防守,直至平型关战斗胜利,始终未能越雷池一步。

乔沟伏击战

平型关是晋东北的一个咽喉要道,两侧峰峦迭起,陡峭险峻,左侧有东跑池、老爷庙等制高点,右侧是白崖台等山岭。平型关山口至灵丘县东河南镇,是一条由东北向西南伸展的狭窄沟道,地势最险要的是沟道中段,长约十多里,沟深数十丈不等,沟底通道仅能通过一辆汽车,能错车的地方极少,而南北沟岸却是比较平坦的山地,是伏击歼敌的理想地。[8]然而在平型关一带的乔沟,则是一条很窄的沟壑,它是黄土丘陵被雨水长期冲刷形成的一处险隘,是过去灵丘至太原的官道,出了灵丘县城后,必经乔沟,所以乔沟就被115师首长确定了伏击点。[18]

25日清晨7时,平型关大捷的主战场—乔沟伏击战打响。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后续部队乘汽车100余辆,附辎重大车200余辆,由东向西缓慢地进入乔沟峡谷公路。当敌先头部队进入关沟与辛庄之间的叉路口时,早已埋伏好的115师685团、686团、687团同时开火,步枪、机枪、手榴弹、迫击炮的火力倾泻而下,突然发起猛烈攻击。顿时打的毫无戒备的敌人人仰车翻,一片混乱,趁此时机八路军对陷入混乱的日军实行分割、包围,与敌进行白刃格斗。战斗打响后,除了686团居高临下占据一定的地利优势外,685团和687团的战斗都是在开阔的河谷地带展开的。[16]担任占领关沟至老爷庙一线南侧高地,截击敌先头部队,即“拦头”歼敌任务的第685团,最激烈的白刃格斗在二、三营的阵地上展开。二营五连连长曾贤生同志,外号叫“猛子”。战斗打响前,就鼓动部队说:靠我们近战夜战的光荣传统,用手榴弹刺刀和鬼子干,让他们死也不能死囫囵了。发起冲锋后,曾贤生率先向敌人突击,二十分钟内,全连用手榴弹炸毁了二十多辆汽车。在白刃格斗中,曾贤生一个人刺死十几个鬼子。曾贤生身上到处是伤是血,当一群鬼子向他逼近时,英雄连长曾贤生同志拉响了仅有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曾贤生的壮烈行为鼓舞着身边的战友们。五连指导员身负重伤,依然指挥部队;排长牺牲了,班长顶替;班长牺牲了,战士接上指挥。打到最后,全连只剩三十多位战友,却仍然顽强地与敌人拼杀。三营的九连和十连,冲上公路后伤亡已经很大,但依然勇敢地与敌人拼杀,以一当十,没有子弹了就用刺刀,刺刀断了就用枪托,枪托折了就和敌人抱成一团扭打,哪怕只有几秒钟的空隙,战士们也能飞速地拣起石块将鬼子的脑壳砸碎。战斗到最后,两个连队眼睛都打红了,尽管伤亡过半,可是战斗情绪却依然旺盛得很[19]。当敌人的退路即被截断以后,便是拼命地冲杀,企图抢占公路两侧制高点——老爷庙。

争夺老爷庙

老爷庙梁位于乔沟的东北侧,25日清晨乔沟伏击战打响后,这里的争夺最为激烈。为夺取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了殊死较量。当敌人企图抢占公路两侧制高点——老爷庙后,林彪对686团团长李天佑说:你们一定要冲下公路,把敌人切成几段,并以一个营抢占老爷庙。拿下了这个制高点,我们就可以居高临下,把敌人消灭在沟里!。[8]

李天佑跑回团指挥所,立即令右侧的3营冲下公路,攻占老爷庙。2营随后跟进。经此耽搁,日军已经占领了老爷庙。但日军不懂山地战术,除以一小股兵力抢占了老爷庙外,大部分敌人始终挤在公路上挨打。[8]

此时,三营战士钻进烟雾里,有的往前跑,有的往前爬,有的往前滚,当战士们冲上了公路后,便同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只见枪托飞舞,马刀闪光,吼杀声、爆炸声,搅成一团,经过半个小时的拼杀,敌人支持不住纷纷藏到汽车底下。此时,八路军的战士向敌人喊话:“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然而,眼前的敌人不仅不懂中国话,而且还是一群经过法西斯军国主义训练的顽固派。许多战士因为缺乏对日军作战的经验,反被垂死的敌人杀伤了,敌军的伤兵同我们的伤员扭打,直到拼死为止。有人报告说:三营伤亡很大,冲上公路以后,九连干部差不多打光了,全连只剩了十多个人,战斗仍然激烈地进行着。由于山上和山下火力的夹击,山坡又陡,三营营长还负了伤,可是坚持不下火线,继续指挥部队作战(摘编于李天佑的《首战平型关》)。[11]在这紧急时刻,据时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旅部通讯队通信员陈昌元回忆:战斗命令是师首长在前线指挥所下达给旅首长的,当时是为了配合左侧山上的686团3营向老爷庙发起冲击,他奉命向687团2营传达首长下达的“立刻占领老爷庙制高点,截断日军向外突围”的作战命令,此时687团2营一部配合686团3营及时堵住了日军向老爷庙突围的缺口。[20]在2营的积极援助下,终于占领了老爷庙制高点。

在686团占领了老爷庙制高点以后,从两面居高临下,打得山沟里的敌人无处躲藏。可是,当敌指挥官猛然醒悟过来以后,便立即挥刀喊叫,指挥敌兵争夺老爷庙制高点。此时敌人的大炮、快速骑兵失去了作用,只有成群成队的步兵往老爷庙制高点上爬,此刻686团官兵沉着以待,瞄准敌人,等待敌人靠近时一齐开枪,敌人冲上来,又被打下去。经过反复较量,五六百敌人又蜂拥而至地向老爷庙发起攻击,同时敌机贴着山头在空中支援着敌人,不巧(副团长)杨勇同志负伤了,情况十分严重,敌人越来越多并且拼命地往上攻击。鉴于此状,团长李天佑命令部队:一定要坚持到底,直至最后一支枪,最后一颗子弹。老爷庙制高点的争夺战打到下午1点,687团攻了上来。李天佑看敌人的后尾一乱,觉得消灭敌人的时机到了,便立刻命令部队加强火力进行反击(摘编于李天佑的《首战平型关》)。[11]

9月15日15时,687团从东侧、685团从西侧围上来,686团从老爷庙高地发起攻击,而独立团则顽强阻击涞源援敌。至此,日军坂垣第5师团第21旅1个大队和后勤人员1000余人成了瓮中之鳖。[8]在乔沟的这场伏击战中,中共八路军歼敌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缴获一批辎重和武器,取得了全国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的首次大胜利。[21]

当686团完全控制了兴庄至老爷庙之间的山沟以后,又马上按师首长战前的指示,向西面的东泡池方向发起进攻,经过反复冲杀,将敌2000人包围在东泡池一带,但因东跑池防线的正面防守未按预定计划向东出击,致使东泡池一带的日军向北侧团城口方向逃窜。[11]据时任国民党第十七军第八十四师第二五一旅旅长高建白在《晋绥抗战.在团城口抗战的第十七军》中写道:这时,八路军已在关外东泡池蔡家峪一带阻击敌应援部队,给敌以巨大打击,取得辉煌胜利,给我部以莫大鼓舞,官兵为之振奋,不料晋绥军十六个团一直没有出击。[22]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